【史料笔记】从“四清运动”到九届二中全会

目录 未分类
深泉提要:
1、老毛在运动之初就一直在怒斥“有人扛着红旗反红旗”。
————
前言
我在之前许多文章中写到过这一段的历史,但是受于篇幅所限不可能展开描述。很多朋友对这段历史不了解,所以总是问,今天就把这一块单独拎出来说一说。

本文中所有的史料来源,除了特殊标注外,均出自中央文献出版社出版的官方“钦定”版《毛泽东传》,可以说是最“四平八稳”的资料来源。

官方修史,都是多方力量博弈的最终结果,史料真实度板上钉钉不用怀疑,但是,很多事情只能“春秋笔法,著而不述”。其实看本文,重要的是学会一个历史分析方法,如何从官方给我们的史料中多想一步,就是纸面背后的事情。很多人书看了很多,历史也读了不少,但是建立不起自己的观点、分析不了深度的问题,缺的就是“多想”的这一步

正文
毛泽东的秘书王力,在《反思录》有一节“使毛泽东经常睡不着觉的一个问题”:

 

毛泽东早就发现了,从中央到基层党支部,很多都是独立王国。你不摸他,一点事都没有,还照常是模范,照常当劳动英雄,照常是人大代表,只要你去摸一下,几乎都有问题。很多是公、侯、伯、子、男的封建统治,使共产党脱离群众,究竟怎么办?这是使毛泽东经常睡不着觉的问题,必须要解决的问题。

 

好多红旗单位,一摸几乎都有问题,土皇帝很多,他们都有天然的经济特权,超经济的政治特权。土皇帝的一句话就是法, 他一句话就能捉人,反对他就是反党、反社会主义、反革命,这样下去共产党就要被人民打倒了。

 

毛泽东多次说:这到底该怎么办?整党,不行;教育,不行;整风,不行;三反五反,人也杀了,大老虎也枪毙了,也撤了职,什么办法都用了,还是不行。于是才搞“四清”,大动干戈,还是不行。我什么办法都用了,最后没有办法了,就来一个自下而上的运动,把党放在一边,让群众来揭露共产党的黑暗面,因此就发动了文化大革命,搞了这样一个大的尝试。

 

毛泽东对于文革的看重超乎想象,他会说自己人生就干了两件大事,一是成立新中国,二是文化大革命。这其中的道理,我们现代人很难明白,因为许多史料我们看不到了,有些人也不希望我们看到,放眼全球,有哪个国家开国元勋的最后一本著作会成为禁书?

 

今年在香港出版的《戚*禹回忆录》,就有很多章节描写了当时中央的官僚主义作风、特权生活、甚至于腐败的苗头,因为涉及到许多重要的领导人,该书无法在内地出版,我在这里也不能提。

 

我们历史课本是这样定义文革的:“是一场由毛泽东发动,被反革命集团利用,给党、国家和各族人民带来严重灾难的运动。”我一直说我们教科书是高级黑,“反革命集团利用”——反革命集团是谁,利用是怎么利用?

 

有一些反革命集团是能说的,有一些是不能说的。比如说为什么第一波被发动起来的红卫兵都是红二代、红三代,是要被革命的权贵子女;为什么“老子英雄儿好汉”这种封建血统论的糟粕,反而会成为早期文革口号;比如为什么运动瞬间失控,“要文斗不要武斗”的话有如一纸空文;比如为什么老毛在运动之初就一直在怒斥“有人扛着红旗反红旗”“我是钟馗,有人借我去打鬼”;比如为什么大跃进中饿死人的县长、省长被判刑,在文革结束后又被“平反”了?这些,都是不能说的。我尽量捡着能说的说,各位也琢磨点纸背后面的意思。

 

就如王力书中所说,四清运动是毛泽东发动文革最直接的契机。1963年2月25日,刘在中央工作会议上作关于反对现代修正主义斗争问题的长篇报告。根据最正统的《毛泽东传》(中央文献出版社出版),毛刘二人对话如下:

 

刘:现在修正主义不敢首先同中国分裂。

毛:我看中苏长期分裂是不可能的。中苏一破裂,美国就不同它和平共处了。那时我们再团结嘛。

刘:反对修正主义关系到各国革命和人类命运。

毛:也关系到我们这个国家的命运。

刘:不怕分裂。

毛:不怕分裂,是指怕也分裂,不怕也分裂,那为什么怕呢?如果怕分裂就可以不分裂,那就怕,我赞成怕。

刘:要从经济上、政治上、思想上,在党和国家的组织上,在军队的组织上,防止出修正主义。

毛(意味深长的):出不出修正主义,一种是可能,一种是不可能。从十中全会后,在农村进行社会主义教育,依靠贫下中农,然后团结中上农,这就可以挖修正主义的根子。

 

《毛传》评论:从国际上的反修联系到国内的反修防修,不仅毛泽东、刘少奇这样想、这样做,中共其他领导人基本上也是这样一个思路。

 

1963年,四清运动在刘的主持下全面铺开,一开始在农村中是“清工分,清账目,清仓库和清财物”,后期在城乡中表现为“清思想,清政治,清组织和清经济”。网上有人接触过红旗村的老书记,说对农民而言,文革倒没什么,最厉害的其实是“四清”,因为村干部得“人人过关”。然而在四清运动中,毛和刘却因工作方法的分歧而发生了直接矛盾。

 

1964年12月北戴河会议,刚过了七十一岁生日的毛泽东拿着《党章》和《宪法》到会,这阵势把所有人都吓到了,他说:”请你们回去找党章看一下,宪法第三章也看一下,那是讲民主自由的。我们这些人算不算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公民?如果算的话,那么有没有言论自由?准不准我们和你们讲几句话?“——这个事态就非常严重了,这期间肯定发生了什么,能让老毛说出了这些重话,然而官方的史料并没有给我们答案,不过我们还是能从只言片语中得出一个结论:关于四清运动中,毛的意志受到了巨大的阻力。

 

毛泽东与刘《毛传》中写毛刘二人的矛盾是“工作方法的分歧”,而这一影响深远分歧绝不是工作方法的问题,而是毛泽东发现,曾经党内行之有效的“整风运动”已经无法达到净化先锋队的作用了,甚至出现了先锋队借用运动打压基层组织的事情,更让毛彻底坚信:先锋队变成了官僚,而官僚失控了。我们也只能从一些历史的只言片语中得到答案。

 

毛刘冲突的直接结果就是《二十三条》的制定,可以说《二十三条》充分体现了毛泽东的意见,否定了刘少奇的一些重要意见。官方修订的历史给出的说法是:

 

《二十三条》下达后,对整个四清运动产生了重大影响。各地根据《二十三条》的有关政策,纠正了一些过”左”的做法,解放了大批基层干部,使他们重新走上了日常生产的领导岗位,受到广大基层干部的欢迎,城乡一度紧张的局面开始有所缓和,有的地方出现新的生产高潮。但是,《二十三条》的关键提法大大超过了《后十条》修正案,明确提出运动的重点是”整党内那些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这是继中共八届十中全会以来阶级斗争扩大化理论的进一步升级,是一种更”左”的错误观点。

 

刘的事只能讲到这里了,下面我们讲一个正牌反革命集团,这个说起来没问题,从这里也能看到毛的孤独、毛的悲剧。

 

林彪是毛最“疼爱”的将领,最亲的嫡系,那么从林彪在文革中的所作所为,可以非常明显的看出什么叫“政治投机”,什么叫“既得利益者扛着红旗反红旗”。

 

就对毛个人崇拜的事情,林彪从来是喊得最响了,然而老毛自己也明白“捧得越高,摔得越狠”,以毛的精明“高级黑”的道理不可能不明白,因此他不止一次就这个问题批评林彪。据邱会作回忆,九大闭幕后,毛曾下令摘掉林彪在人民大会堂和武汉东湖宾馆墙上挂的毛主席语录牌,当着林彪的面说了句“这些王八蛋的东西”。1969年6月12日,中共中央下达《关于宣传毛主席形象应注意的几个问题》,明文禁止“早请示、晚汇报”;“不经中央批准,不能再制做毛主席像章”;“不要搞‘忠字化’运动”等。

 

1970年4月初,毛在审阅纪念列宁诞辰一百周年的纪念文章时,删去了“当代最伟大的马克思列宁主义者”、“把马克思列宁主义提高到一个崭新的阶段”、“毛泽东思想是帝国主义走向全面崩溃、社会主义走向全世界胜利的时代的马克思列宁主义”等从林彪《再版前言》中摘录下来的语句。毛还写下一段批注:“关于我的话,删掉了几段,都是些无用的,引起别人反感的东西。不要写这类话,我曾讲过一百次,可是没人听,不知是何道理,请中央各同志研究一下。”——可以看到,毛是很明白的,这些话只能徒增反感,然而“曾讲过一百次,可是没人听”。但是已经没有用了,因为毛已经成了一个政治符号,已经成了一个下面人可以扯的虎皮,某些人要借“捧毛”来捧自己,更要借“捧毛”去打压异己,毛被抬到了这个位置,就注定是骑虎难下了,这就是政治的逻辑,也是毛想打破的官僚的逻辑,然而他却被这一种逻辑所反噬,历史的讽刺。

 

在对官僚集团彻底失望之后,除了发动底层人民的力量,毛所能依靠的只有军人集团了,而林则是他从井冈山带出来的嫡系。毛初期肯定是认为林跟他是一条心、是认同他的理念的,然而随着事态的发展毛越来越觉得不对劲——我还没老糊涂呢,你做这些让我下不来台的事情是干什么。于是毛做了上面那些反应,所有这些都是对林彪的警告。

 

毛提议在四届人大上修宪,不再设国家主席,权力移交给人大和国务院。这是他打烂国家机器、拆散权力的文革理念的体现。然而林却对此非常紧张,认为这是对他“接班人”地位的否定。从执政理念上说,林彪虽然靠捧毛上台,时刻不忘高呼毛主席万岁、毛主席的话一句顶万句,但对毛的文革理念一无所知,或是压根装糊涂。于是林打着拥护伟大领袖毛主席的名义不停地劝进:毛主席怎么能不当国家主席呢?全国人民离不开毛主席的领导。毛不想当,那是他老人家谦虚。但你们不反对,你们就是对伟大领袖毛主席不忠,你们就是无产阶级的叛徒……毛初时或许还没明白,就这么一件小事,为何从林彪到林彪的亲信轮番纠缠?后来他严厉地说出“谁想当国家主席谁当,我坚决不当,我劝你也别当”。这话一说出来,毛和林之间的裂痕已经无法弥补了。

 

1970年8月23日,著名的九届二中全会开幕。在会前的宪法草案修改上,张春桥要求删去“毛主席全面地、天才地、创造性地继承、捍卫和发展了马列主义”这句话中那三个吹捧性的副词。这是非常敏感的政治风向,要知道,张春桥绝对没有胆量在从党内到全国一片个人崇拜的狂热中提出这样的议题,这绝对是毛的授意。然而林嗅到了一丝政治危机,因为他就是靠捧毛起家,他的政治前途已经牢牢地与捧毛这张“虎皮”绑在了一起,他不能容许这样的趋势进一步发展。林彪在会上说:

 

我们说毛主席是天才,是伟大的天才。但是,有个别人反对这种提法,他认为毛主席不是夭才,甚至讲什么毛主席的学说没有发展了马克思主义。这种观点是反马列主义的。我还是坚持天才这个立场,而且决不退步和动摇……所以,摆在我们面前的一个重要任务,就是要同怀疑甚至否定毛主席、怀疑或者反对毛泽东思想的人进行坚决的不调和的斗争……

 

这个“个别人”指的自然是张春桥,不管林彪有没有认识到反“天才论”是毛的直接授意(我倾向于他意识到了),但是上了车就下不来了,他必须要对此进行反击。他的嫡系陈伯达也跟着出场了:“……有人利用毛主席的谦虚,妄图贬低毛泽东思想。这是绝对办不到的。在毛泽东思想教育下,已经觉悟了的全国人民,很快就识破这种虚伪、阴谋诡计……”

 

林彪的小弟也纷纷鼓噪,比如来自华北讨论组的六号简报:“……大家听了陈伯达同志、东兴同志在小组会上的发言,感到对林副主席讲话的理解大大加深了。特别是知道了我们党内,竟有人妄图否认伟大领袖毛主席是当代最伟大的天才,表示了最大、最强烈的愤慨,认为在经遇了四年文化大革命的今天,党内有这种反动思想的人,这种情况是很严重的,这种人就是野心家、阴谋家,是极端的反动分子,是地地道道的反革命修正主义分子,是没有刘少奇的刘少奇反动路线的代理人,是帝修反的走狗,是坏蛋,是反革命分子,应该揪出来示众,应该开除党籍,应该斗倒批臭,应该千刀万剐,全党共诛之,全国共讨之…”

 

毛终于坐不住了,亲自出手了,于是就有了那份著名的批示《我的一点意见》:

 

这个材料(指《恩格斯、列宁、毛主席关于称天才的几段语录》)是陈伯达同志搞的,欺骗了不少同志……

 

……(陈伯达)采取突然袭击,煽风点火,唯恐天下不乱,大有炸平庐山,停止地球转动之势……

 

……希望同志们同我们一道采取这种态度,团结起来,争取更大的胜利,不要上号称懂得马克思,而实际上根本不懂马克思那样一些人的当。

 

毛当然知道是林彪在捣鬼,但就和林彪要拿张春桥开刀一样,他也只能先拿陈伯达开刀。随即毛和中央委员们一个个谈话,形势逆转。毛的爱将许世友和陈永贵来公开自我批评,毛告诉他们读马列,读红楼梦。毛心里很明白,林彪是野心家、陈伯达是走狗,而像许世友等人,就是政治头脑欠缺的大老粗,但是忠诚度是值得信赖的。

 

林彪在九届二中的政治赌博失败了,毛林双方也相互摸清了对方的底牌——林:老大,你不是真心想让我接班啊;毛:林彪,我身上的东西,你一样没学会。之后,毛进而要求林的亲信黄吴李邱检讨、交代问题,又把李德生、谢富治塞进林的军委办事组里,分散林的权力。

 

走到了这一步,野心家林彪也只剩下一条武力夺权、阴谋政变的不归路了。

 

按理说毛辛辛苦苦一辈子,晚年丧子,如果真从权力继承的角度来说,把领导人的地位和国家权力交给一个完全忠于自己、自己又非常欣赏的爱将有何不可?林肯定心里不平、也委屈,您老人家的意志我都是120%的去贯彻啊,怎么就渐渐对我冷眼相待了呢?您这是图什么呢?

 

图一个万世从无的新时代。毛的理想,就连林都不能理解。毛是孤独的。就像《让子弹飞》里的张麻子,自己的兄弟们都去坐着火车吃着火锅唱着歌,不解地问他:“大哥,还回山里去干啥?”

 

林彪死后,毛大病一场。一个78岁的老人,面对自己最疼爱的学生、部下、战友的背叛,这个打击可想而知。短暂的痛苦之后,毛又一次展现了领袖的英明、果断与铁腕,拖着老病之躯去安抚军队、镇压林彪余党、平息党内舆论。林彪的政变没能得逞,他也身败名裂遗臭万年,但就和老父亲杀忤逆儿一样,这样的胜利有何意义?

 

毛泽东,已经一败涂地。

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