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耳朵听成四季

目录 未分类

语言的尽头是音乐表现的地方。

这里没有古今、没有中外,不宜辨理、不宜读史。

东方或西方是抽象的概念,过去、现在、未来,只是浮面的划分。

音乐无国界,也不论种族肤色语种贫富。谁都可以在这隐形磁场内,找到一把感觉的椅子就座。

再没有什么比在微雨的夜里,点一炷香,斜倚松软的被垛听音乐的境界,更美更诗的了。这一刻,心凝形释,眼睛滞留在一片散光的境域里,而心神在排箫竖笛小提琴萨克斯管钢琴的手指间得到抚慰。恬适与温 柔自头顶一直蔓延到十个指尖。这一刻,要轻轻闭合双眼,让周身的小毛孔睁大千万只灵目,让音阶切分感情的高低音域,调整心灵节奏的变调和唱走了音的那一根神经纤维,直到走向有形的惬意音符。

听听江 南丝竹《小霓裳》,那轻盈而悠扬的碰铃与大鼓轻轻点奏,使我找到通往幻境月宫的缝隙与斜梯。正是“小垂手后柳无力,斜曳裾时云欲生”的场景,唐明皇虽死,却有死不去的“此恨绵绵无绝期”。

听古琵琶曲《十面埋伏》只感到有一种水在皮肤下窜流,金声、鼓声、剑声、弩声、楚歌声、长啸声、别姬声、自刎声,美感与痛感、凄凉与悲怆交 织心头。

莫扎特把《命运》之手自神秘的一点伸过来,使我们看清了许多东西,却看不清更多的东西,只感到一种生命深处的震动与冲击。我被震得粉碎,迸裂在空气里,四处飘散。

贝多芬的感情太尖锐,他的音符会透视 人。他在《致艾丽丝》里絮叨耳语,把艾丽丝的一个轻颦、一个浅笑、一个顾盼、一个小小的温 存,都表现得沁人肺腑、玲珑剔透。使这钢琴小品,曼妙如一道小木桥以及正在过桥的轻柔的雾。

约翰•斯特劳斯则以《蓝色多瑙河》之水滋润着我每一个干渴的细胞,溅几滴凉凉的水迹在腕际,竟是有颜色的。却不知这一河蓝意,能否锁住整个欧洲的忧郁。

钢琴变奏曲《少女的祈祷》,让我听到季节的风隐隐走过,林间的百合升入空中,一撇雨虹欲言又止,一颗苹果带笑滑落。自信的巴捷夫斯卡,只用了几个分解和弦几个八度的连续上扬,就完成了一个少女美丽的祈祷。莫非一切先有默契,不在多言?

舒伯特以《未完成的交 响曲》把人心悬了几个世纪。黄昏听来,总像有某人在篱外停留,暗自惊心。

《悲叹小夜曲》即使只能放在暗夜里,它的精神线条,仍让人眼睛一亮。从托塞里衣袖掉出一枚叹息,如泪如血,是关于谁的呢?爱情躲藏在风里不定方向,微妙的感情信息,却由巷子的这一头传递到那一头……

让古典派古典着抽象与意象

让浪漫派浪漫着形在形外、神以神聚

让现代派现代着三重世界、四度空间

让未来派未来着无形乃万态之极、无声乃万籁之极

音乐,那么多神奇的阶梯上上千下:长短方圆高低远近粗细厚薄轻重明暗曲直软硬冷热枯湿,它以通感把我的耳朵听成四季,把我的眼睛望成八方,把我的感觉——在这个世纪这个季节,唯音乐能令我忘却自己。

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